别问我是谁

【楼诚衍生】凌医生和李警官的二三事 1

串剧组大法好!可能ooc慎!

初见。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人民好警察李熏然回家的时候,发现今天家里来了客人。沙发上除了坐着自己的父亲以外,还有一个约莫三十岁的男子。 李熏然坐下,礼貌地打招呼:“你好。” 








在一旁的父亲笑着对那男人道:“这就是我家小子,不成器的很,叫李熏然。小远你以后多提点他一点啊。” 李熏然还没听出来父亲话里的意思来,对面的男人温和地笑着:“哪里哪里,叔叔你言重了。我和李警官其实有过一面之缘,他十分优秀。” 








恩?见过?李熏然上下打量起这人,似乎是有点面熟。李父看不下去,拍了他一把,开口介绍道:“这是我老朋友的儿子,凌远,早几年在国外,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现在已经是第一医院的院长了。” 




第一医院……医生……“啊,是你啊。”李熏然终于回忆起来,上个月队里小王出任务受了伤,送去缝针的就是第一医院,他帮小王排队付医药费的时候,看到了这位凌院长和几位医生在那里一脸正气凛然的驱赶抬价拿专家号的黄牛。只是两人并没有交谈过,他怎么知道…… 




李警官这厢有点神游,那边听着李父唠叨,大意是许久不见凌远,要两人多来往,自己多向他学习一类。 直到凌远告辞离开,李熏然才和他讲上几句。“凌医生我送送你。” 




“不用麻烦了,还有,喊凌医生太客套了,你叫我凌远就好。”凌远还是一副谦和的样子,李熏然对他不由得生出一些好感。




 “既然这样,你也叫我名字就好……那我就不送了?” “好,熏然,常联系,下次见。” “下次见,凌远,路上小心。”




待李熏然客套完,关上门才反应过来,他还没问清这人怎么知道自己是警察的呢,上次明明是便衣。罢了,李熏然想,反正今后也不会见到几次,不去费脑子了。 








李熏然本以为凌远的“下次见”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隔天就收到了凌远的短信,问他是否有空吃个便饭。想着手头没什么案子,又实在好奇凌远怎么知道他是警察的,李熏然便答应了下来,回完信息,他又拨了个电话给简瑶,告诉她今天有约了,没空接她下班。


简瑶在电话那头八卦:“约会对象是男是女呀?” “瞎想什么,吃个饭而已怎么就约会了……是男的,我爸朋友的儿子,叫凌远。” 




“凌远?!第一医院的凌远吗?” 李熏然好奇:“你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简瑶的莫名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又立刻忍住,“听说过他的大名而已。说说看,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什么样的人……”李警官开始回忆,“很有教养,人很温和。我之前有一次见过他处理医院的事务,特别有原则,挺好的。”




 “诶,才见了一面就印象那么好啊~~” 




“怎么了嘛?”李熏然感觉自己青梅今天的态度有点奇怪。 




“没事没事,那你今天安心赴宴,记得别穿那件老土的衬衫,不用担心我,靳言会送我回家哒~”




说完电话立刻被挂断了,李熏然一头雾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铁灰色衬衫,哪里老土了嘛,这叫经典。 另




另一边,简瑶手指翻飞,在微信上激动地给人报备。 【第一印象很好,万里长征开了个好头啦!请凌院长继续努力,加油!】 




收到信息,凌院长的办公室门被来人风风火火地推开,“恋爱作战计划很有成效!凌远你欠我一个人情!” 凌远坐在办公桌前翻阅资料,面不改色:“韦三牛你什么时候才能稳重点……说吧,人情要我怎么还?” “嘿嘿,我帮你解决终身大事,你帮我改个一篇论文吧。”韦天舒笑得狗腿,努力打动面前多年的好友。 “成交。” 








时间倒回一个月前,凌远在巡查科室,韦天舒和几位主任找到他,说挂号大厅里又来了一群黄牛。 凌远皱眉:“这事让保安出面就好了。认准那几张脸,今后不许他们再来医院,我的医院里容不下这种事。” 韦天舒凑近他压低声音:“我看到那个小警察了~就是一直和你说的那个李熏然~要不要亲自下去压阵啊?说不定能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哎凌远你等等我别走那么快!” 




当天小护士们凑在一起各种叽叽喳喳。“凌院长今天训斥黄牛地声音特别大特别严厉,吓死我了。”“我倒是觉得院长严肃认真的样子特别的帅气呢~”“对对对,我也这么觉得。”




 韦医生路过听到,心里窃笑,你们觉得好有什么用,重点在于那个小警察觉得好才行呢。








 时间再往回倒一个月,韦天舒塞了张照片给凌远,上面笑的眉眼弯弯露了一口白牙的,不是李熏然又是谁? “喏,他叫李熏然,是不是很阳光帅气?他是个小警察,目前单身,没有不良嗜好,绩优股一只,你要不要考虑认识一下?”




 “韦三牛你成天不务正业,现在又改行当媒婆了?” “哎凌远你别走啊,听我说完啊——”




 凌远步子不停,边走边想,李熏然这名字好耳熟……好像是父亲哪个朋友的儿子?是挺好看的,站的笔笔挺,像一颗小白杨一样。




 




时间再倒带一个礼拜,简瑶拿了张照片给韦天舒。 “韦大哥,这事就拜托你了~”




 “放心,包在我身上了。只是……你确定这俩人能来电?”




 “俗话说得好,没有撮合不成的情侣,只有不努力的红娘。熏然单了这么久,我看凌院长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




 “那行!改天我就把照片拿给凌远看看。” 简瑶抱着手机腐笑不停,打心眼里佩服自己牵红线的技术,窃喜:熏然你就不用感谢我了,为自己的青梅竹马的终身大事筹谋是我应该做的~




 “阿嚏!”李熏然坐在办公室里打了个喷嚏。是有人在念我?还是感冒了?晚上加件衣服再去和凌远吃饭吧。这次一定要问清楚,凌远到底怎么知道他是做警察的。恩。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