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是谁

楼诚日常片段

文笔不好,让大家见笑了,私设这是发生在最近几集的日常。
……
明楼的头疼发作的时断时续,随着时间增长,竟痛的越发厉害起来。他不准阿诚告诉家人,强自忍着,一把把的吃药也不见好转,更要命的是,这头疼病常挑在夜半发作,明楼向来浅眠,如今就越发睡不安稳了。
某日凌晨,明楼又被头痛折腾醒,睁眼却看到阿诚已经绞了毛巾在床边等着了。
“我又说梦话了?”
“没有。”阿诚把热毛巾递给他,“这两天局势不好,看你心事重,半夜翻身的声音我听到了。”
哦对,明楼想起来,阿诚怕他这两天难受醒了找不到人,已经宿在他卧室外的沙发上了。伸手去接毛巾,明楼笑他:“阿诚如今越来越贴心,不像管家倒像个小丫鬟了。”
阿诚嘴角一抽,一把将毛巾盖在了明楼脸上,似笑非笑:“那是,大少爷年纪大了,我自然要尽心些。”
“唔!……没规矩!!”


西洋座钟指着现在才刚过五点半,阿香都还未起,阿诚只能亲自到厨房给明大少爷泡安神茶。在等水开的时候,想起明楼那句“像小丫鬟”的调侃,阿诚淡定地又往茶缸里加了一撮莲心,嗯,莲心虽然苦,但是助眠嘛,我是为了他好。
等到阿诚端着茶回到明楼房里,就看到某位专爱对别人的画作评头论足的长官又站在他的画架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别乱动我的画啊。”
“我哪有,”明楼接过茶缸,暖意一点点从指尖掌心传上来,“你最近画工见长,这幅画比以前的都要好。”
阿诚自己也很满意这幅新作,画的是被层峦的云遮蔽住的夜空,没有星辰也没有皎月,但能见云边似有光透出,是日出将至的景色。他心里高兴,嘴上却毫不放松:“那是因为以前的画多多少少都遭了你的毒手……哎呦!”被明楼抬手赏了一个毛栗子*,他马上识趣的改口,“那请明大少爷不吝给这幅画赐个名好伐?”
明楼端茶踱到窗边拉开帘子,秋冬季天亮的晚,窗外还是黑的,一切都看不分明,但他知道天就快要亮了,似乎已经能听到隔了两条马路的卖油条的的小贩的吆喝声了,会有许许多多的人开始劳碌工作,为生计奔忙。这片土地,在人以为它死气沉沉的时候,生机其实就紧随其后。
“就叫曜吧,”明楼喝了口茶,回身看向阿诚。
“日出有曜,好名字。”
“是啊……长夜将尽,总有看得到光的时候。”








毛栗子:就是敲头www

评论(5)

热度(42)